不想马华形象受损‧魏家祥:蔡若食言我不竞选!

不想马华形象受损‧魏家祥:蔡若食言我不竞选(吉隆坡16日讯)马青总团长拿督魏家祥强调,如果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食言,违背不蝉联总会长一职的承诺,他会基于蔡没有诚信,而考虑不竞选任何党职。“如果蔡细历违背承诺,等同他个人及马华诚信破产,我不想见马华形象受损及受伤害,与其马华陷入乱糟糟的情况,我不竞选也罢了!”他称,他是否竞选党职的其中一个考量,就是蔡细历会否遵守承诺,如果蔡细历要寻求蝉联,他也无话可说,毕竟对方已取得中央代表资格,他只好不竞选任何党职。週三,魏家祥召开记者会,针对他出国参与“国际国会议员联盟峰会”期间,党内传出有关他的各种揣测及流言蜚语,作出澄清。感觉到蔡有意退下他强调,自己与蔡细历并非有不共戴天之仇,当蔡细历在马华重选中当选为总会长后,各领袖已设法归队,他也儘量配合蔡细历为党服务。“如果蔡细历从善如流、大彻大悟,遵守不寻求蝉联的承诺,而基层认同我可肩负重任,我才会竞选。”接着魏家祥又说,他感觉到蔡细历有退下的意愿,应该会遵守不蝉联的承诺。“以我对蔡细历的认识,他有时候很爽快,当你以为他想要寻求蝉联,可能他已大彻大悟,最终遵守诺言,大家不要大跌眼镜。”当记者质疑魏家祥为何将蔡细历去向当作自己的竞选考量因素之一,他答:“我觉得诚信是至高无上的,一个人或政党的诚信破产,给你担任甚幺职位也毫无意义。”出席记者会者包括马青副总团长叶理国及马青总秘书拿督蔡金星。劝领袖勿把话说到太尽魏家祥认为,马华当前出现的紊乱,固然会增加华社对马华的反感,可是,巫统领袖一再发表诸如“华人不感恩”的损人不利己的言论,只会使情况更为糟糕。他说,今天当官的人不过是微差胜出,因此不要把话说到太尽。“我还是用这些话回赠国阵和巫统领袖,凡是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。”魏家祥是在记者会上,对巫统领袖在巫统党选逼近时,频频发表“华裔不懂感恩”言论一事,如此回应。他认为,马华必须重新确认定位,不然将逃不脱陪衬或点缀的地位。“新的领导层须去沉淀和思考如何走出阴霾。”他说,华人不支持马华不仅是马华的问题,单靠马华强大并不能够赢得华社对国阵的支持。“巫统还是得见华人和争取他们的选票。”他说,这是国阵成员党新领导层必须正视的问题,成员党应坐下来,坦诚直接的把问题提出来并解决。指廖魏配是媒体配对询及廖中莱是否邀约他配搭时,魏家祥表示,廖中莱接受专访时说过他可以接受方方面面的人成为其配搭,而他很欢迎这样的言论。“当然,当廖中莱说他可以和任何人配搭时,当然也包括魏家祥在内。”他旋即说,很多时候,谁配谁是媒体用词,廖魏配也是媒体配对的。对于如果特大通过谴责廖提案,他会否还会参选,魏家祥说,这个问题留待10月20日才问,看这个情况(特大通过提案)会不会发生。在谈到蔡细历把民政党拖下水的问题时,他说,他目前不想回应,因为当前之务是要安内。否认变节与廖情同手足魏家祥强调,本身没有“变节”,他仍与马华署理总会廖中莱情同手足,他肯定不会硬碰对方,同台竞争马华总会长一职。他声称,在他出国公干期间,一些有心人放消息给媒体,企图挑拨离间,指他已背叛廖中莱,也说“蔡廖齐走”,魏家祥是得益者,不过他从政20年,已见识不少离间伎俩。“不管廖中莱竞选甚幺党职,我都不会和他在有关党职上碰头,绝不会让有心人看到`魏硬碰廖’的戏码。”不让有心人看到魏廖碰他更以“天大地大不及手足情大”、“患难与共”、“风雨同路”、“有情有义”及“肝胆相照”等修辞来形露自己与廖中莱的良好关係。他指出,自己在马青活跃10多年,与廖中莱共同成长,外人三言两语岂可挑拨他们的感情,施出离间计的人,未免太小看他和廖中莱。他以“忠良择木而栖”来表达本身向来都明确支持任何一位可为马华带来希望的领导人,例如在2005年,他支持丹斯里黄家定和丹斯里陈广才的组合;2008年,马华经历308大选惨败,他支持及认定拿督斯里翁诗杰有能力领导马华走出低迷;2010年的马华重选,他也支持黄家定重新领导及稳定马华。“如今,我认为廖中莱被谴责是不对的,我会站稳立场,我本不想理会流言,今天决定澄清,是希望日后不再有人`以小人之心度我魏家祥之腹’。”当之有愧回应蔡点名接班针对蔡细历点名他为马华未来接班人的18人之一,魏家祥回应,“家祥不才,当之有愧”;他也说,马华从无“钦点文化”,任何人取得中央代表资格,都能参与党选,无人可阻止。他对蔡的点名感到受宠若惊,但是他不抗拒或排斥,然而他认为,马华有潜质的接班人,不局限于柔雪直甲4州的18名领袖而已。他笑称,马华不只有十八罗汉,还有七十二烈士及一百零八条好汉,他不会过于重视蔡对他的“金榜题名”。“在马华组织结构中,各级党职都由基层或中央代表来决定。”不宜学巫统“高职不开放竞选”魏家祥引用前总会长林良实的“鱼头论”,来表明马华不适宜仿效巫统“党高职不开放竞选”的做法。他说,鱼头论是说鱼发臭是从鱼头开始,过去马华强大,曾有基层建议党选时高职不竞选,但是今日的马华不开放竞选高职是不可能的。针对蔡派人马认为马华需要作风强硬的蔡细历为华社争取福利,他反驳,俗话说“不在其位,不谋其职”,大家如何确定一个人成为总会长后,是否会硬起来?“很多时候,当你做老二或老三却有老大的样子,就会有麻烦,大家应该读一读星云大师的《老二哲学》。”针对他是否支持廖中莱竞选总会长,魏家祥反问:“这还需要问吗?我和廖中莱的关係不需滴血为盟和斩鸡头发誓,天地为鉴、日月可昭。”他相信蔡细历有智慧去决定本身动向,因为蔡曾说“上台靠机会,下台靠智慧”。反对“谴廖”提案拿督魏家祥週四斩钉斩铁表明,他坚决反对“严厉谴责廖中莱”的特大提案,并会在1020特大当天,也是他45岁生日的那一天,投下反对票。他说,他由始至于都不同意“谴责”、“罢免”任何领袖,或对任何党领袖投下“不信任票”,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,谴责党领袖只会为党带来灾难性的结果,更令“亲者痛、仇者快”,最终受伤害的还是马华。他指出,他在出国前的10月3日马华紧急中委会议上说过“真的没有办法避开特大吗?若是通过了第一项提案的话,它会使我党更强大吗?”他说,马华的敌人在党外,而不是在党内,大家都是同志,不是敌人,真得要闹得如此僵硬,在毫无回转的余地时,才会恍然大悟吗?到时恐怕一切都太迟了。党同志非“仇人”应有包容心“在面对大是大非时,我们可以争得面红耳赤,但我们应该都是对事不对人,就事论事,而不是对同志进行人格谋杀。党同志不是我们的`杀父仇人’,没有必要`赶尽杀绝’,党必须要整合,大家都应有包容心。”他说,马华在大选落败,不能把一切只怪罪在廖中莱一个人身上,这对他未免太沉重,也很不公平。“若真要为马华败选负起责任,或在这个负责任上有个比重之分,我想,从总会长到署理总会长,再到其他中央党职的领袖们,都需负上轻重不一的责任,但绝对不是把一切的过失,全都怪在廖中莱一个人的身上。”他说,通过谴责廖中莱的提案,根本无助于巩固团结力量,因此,马华中央代表必须拿出从政良知,多一分宽容,伸张正义的做出明智的选择。他说,派系的斗争,最后只会搞到整个党支离破碎,把马华带到死胡同,更何况这次的斗争是如此出师无名,名不正言不顺。準备牺牲奉献马华“目前只有廖中莱表态竞选总会长一职,其他马华领袖仍未表态,为何大家急着要我表态?”魏家祥解释,他至今仍未宣布党选动向的,因为现阶段不是讨论党职的时候,在马华面对大是大非之时,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,个人得失不急于一时。“况且现在距离党选仍有一段日子,我也一直听取中央代表及基层的意见,如果基层认为我不竞选可以为马华带来稳定,我也愿意不竞选。”“我入党20年,在2004年中选亚依淡国会议员、2008年受委为副教长、2013年在三度在原区守土,马华不亏欠我,我已準备牺牲及奉献马华。”另外,魏家祥不认同蔡细历提出“蔡廖齐走”方案,他认为,无人可以决定一位领袖是否竞选的权力。他说,在民主制度下,符合资格的人都能竞选,他人只有权投选,而不是决定领袖的去留。推翻“不入阁”提案须一致性魏家祥提醒中央代表,1020特大的第二、第三和第四项提案是环环相扣的,中央官职和地方官职是有连贯性,因此,他们应该作出一致性的决定,即同时拒绝3个提案或同时通过3个提案。他指出,中央代表必须三思而后行,免得到时又推翻决定,以致未来难以面对华社和选民。他说,2011年和2012年,马华通过一旦惨败就不入阁的决定;当时是党由上至下通过,然而当时正值士气高昂,大家都未有进一步探讨,尤其是马华不入阁所带来的连锁反应。他指出,不入阁议案在某程度上经落实一段时日,现在又得为不入阁做出一个抉择,这回的重选是从原本的“三合一”,转为“一分三”。“我姑且相信提出这个提议的20名中委,是希望让中央代表作出更细腻的分析,探讨马华该在哪个层次入阁。”但是,他说,他有义务提醒中央代表,必须三思而后行,不能在日后又推翻今天的决定,如此反覆,叫马华如何去面对华社和选民。他指出,三个提案都是环环相扣,中央官职和地方官职,都有其连贯性,以新村发展官为例,是直属房地部,医院巡察员是属卫生部管辖範围,若是触及政策性议题,最后都需交内阁去定夺。“从中央至乃至地方官员都是一脉相承,才能有效为民服务,我们也需考虑由民联掌政的州属情况,如果中央官职提案不过,当地民情在无法透过州政府反映下,该如何处理?”“至于上议员,原本就与国会议员紧密联繫,马华国会议员在下议院的立场,到了上议院也得由马华上议员代为传达,才能在政策上做到一致性,不然恐怕就会断层。”铭记4总会长名言魏家祥说,他在党内经历4名总会长的领导年代,每一名总会长都有一些经典名言和教诲,值得党员在马华面对今日局面时去深思,以让大家在迷雾中找到出口。他说,林良实当时主张“家和万事兴”,奉劝党员“话到唇边留半句”,这两句话非常适合与全体马华党员共勉之,因为马华现在更需要的是整合、理智。他指出,党员汲取另一名总会长黄家定说的“堂堂正正做人、清清白白做官、踏踏实实做事”的教诲,不要去抹黑,也不能随意套上莫须有罪名,践踏他人的清白。他说,至于翁诗杰,曾说过“官职只不过是过眼云烟,时间到来,我不会有任何的眷恋和牵挂,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”,是多幺豪迈和洒脱,同时验证了蔡细历近日所说的“上台靠机会,下台靠智慧”。‧2013.10.16
上一篇: 下一篇: